<sub id="9nx7v"><listing id="9nx7v"><meter id="9nx7v"></meter></listing></sub>

<form id="9nx7v"><sub id="9nx7v"><listing id="9nx7v"></listing></sub></form>

<rp id="9nx7v"><sub id="9nx7v"></sub></rp>

<dfn id="9nx7v"></dfn>

    <rp id="9nx7v"><th id="9nx7v"></th></rp>
    <dfn id="9nx7v"></dfn><font id="9nx7v"><thead id="9nx7v"><mark id="9nx7v"></mark></thead></font>

    2年多了200萬張駕駛員證 網約車還是中年失業者的退路嗎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陸涵之

    [ 根據滴滴發布的年報,截至2023年3月31日,滴滴在國內出行市場的活躍用戶達到4.11億,活躍司機達到1900萬。而根據滴滴此前發布的招股書,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國內有3.77億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度活躍司機。對比看,兩年內滴滴的活躍用戶增長了9%,而活躍司機增加了42.6%,增幅遠大于活躍用戶。 ]

    [ 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系統數據顯示,今年5月平臺共收到訂單信息7.35億單,相較于2021年5月的8.01億單下滑8.2%。 ]

    過去幾年,網約車成為不少有車一族在失業時過渡的好選擇,工作靈活且能帶來不菲的收入。然而近期不少網約車司機反饋收入在下滑、接單越發困難。

    第一財經記者近期采訪了多位網約車司機,據他們反饋,即便在北京和上海這兩座一線城市,網約車司機月收入“輕松過萬”的時代也已經過去了。在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網約車司機的接單難度和空車率更高,部分時間段甚至出現300多位司機競爭21位乘客的情況。

    在當下的經濟環境下,普通人更渴望穩定的謀生手段。網約車還能滿足這個愿望嗎?

    一線城市:不再有“輕松過萬”

    從北京、上海的網約車司機反饋看,網約車依然是個不錯的工作。

    上海的網約車司機王師傅今年32歲,今年年初他因為公司崗位調整而被裁員,為此王師傅選擇了網約車作為找工作期間的過渡。在王師傅看來,網約車司機的收入并不會“輕松過萬”。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就我個人來說,月流水如果達到15000元,其實相當于找了一份月薪7000元左右的工作。每月油費3000元加上自己交金3000元,到手已經只剩9000元??紤]到上班會有年終獎和各種福利待遇,網約車司機沒有這些需要再扣除2000元,在我看來網約車這份工作每月到手7000元左右?!?

    雖然如此,王師傅表示周圍到手收入過萬的司機也大有人在。他認為網約車行業收入主要看司機的工作強度,“吃得起苦的話早上6點或者7點出門,跑單到晚上11點左右回家,日流水能破千,這樣收入高于上班。我自己每天出車10個小時左右,平均流水在500到600元左右?!?

    同時,王師傅表示自己已經找到新的工作,但會繼續做網約車的兼職,“我希望有個穩定的工作,所以不會一直做網約車全職。但是入職后也不會放棄網約車,可以用來增收?!?

    此外,無需租車跑單的司機壓力更小。上海網約車司機趙師傅今年48歲,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考慮到陪伴家人目前周末不出車,僅在工作日出車,月均流水在13000元左右。除去2000元左右的油費和2000左右的社保費,她目前每月到手收入為9000元左右。由于這份工作靈活安排時間,趙師傅認為網約車司機是個不錯的選擇。她當時也是考慮到照顧孩子和老人才選擇辭職轉行成為司機,“目前月入1萬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如果做好了一個平臺,空車率比較低?!?

    公開數據顯示,2022年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9610元,比上年增長2%,以上述兩位司機的到手收入看,高于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

    從反饋看,無論是王師傅還是趙師傅,都表示接單并不難。他們認為,上海的網約車司機如果想增加收入,努力經營好平臺的評分以及增加跑單時間就可以達到。

    有同樣感受的還有北京的滴滴司機張師傅。張師傅今年31歲,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兩個月前剛從外賣行業轉行改做網約車司機。目前張師傅一個月的流水在18000元左右,除去4600元的電動車租金和1300元左右的電費,張師傅每月實際到手約在12000元。這一收入與張師傅的工作強度有關。目前張師傅每天跑單時間長達14個小時,日均流水700元。和上海的網約車司機一樣,張師傅也認為接單并不難,只是訂單質量參差不齊。

    近期關于司機收入下滑的消息不斷,張師傅表示從已經從事網約車6年的朋友處了解到收入與過去相比有所下滑,該司機過去日均流水在1000元左右,同樣強度的工作下目前日均流水在900元左右,下滑幅度約為10%。

    二線城市:300位司機匹配21位乘客

    和北京、上海司機反饋的感受不同,佛山的網約車司機感覺接單難度在加大。

    佛山網約車司機陳師傅認為市場在不斷飽和。40歲的陳師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通過租車跑單,日均流水在400元到500元左右,單量并不規律。陳師傅已經購買了可一次性繳納的鄉村醫療保險,因此沒有自己繳納社保的需要。除開租金、油費等開支,目前陳師傅每月到手收入在6000元左右。

    對此,陳師傅表示,“這是佛山平均收入水平,主要看個人每天出車時間,多勞多得?!狈鹕浇y計局數據顯示,2022年全年佛山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萬元,即每月人均可支配收入約為5333元。

    陳師傅對于接單和收入問題顯得很焦慮,因為他感受到市場上的司機在不斷增多。

    陳師傅表示,疫情開放后更多司機選擇加入網約車行業,接單難度在增加,目前他每日的空車率在50%左右。對此,陳師傅表示,“現在司機通過延長跑單時間來維持生計。以前10個小時的流水,現在沒有14個小時以上別想了?!?

    陳師傅提供的與租車公司司服人員的聊天記錄顯示,司服人員表示,近期佛山每周新增的滴滴租車司機超過100人,目前租車司機超過5000人。

    作為佛山滴滴網約車司機的車隊分隊隊長,陳師傅跑單的同時還負責處理司機遇到的問題。陳師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和其他司機的交流看,接單難不是個別情況。陳師傅提供了一張等待接單的頁面,頁面顯示司機未能匹配乘客的原因為“乘客少,司機多”。過去10分鐘該司機可匹配的乘客有21人,而競爭司機達到300多人。

    另一位司機提供的排隊頁面顯示,近期他在“廣州南站”快車司機排隊區域排隊時,同時有1005位司機在排隊接單,提供截圖的網約車司機居于738位。

    對于失業后選擇當網約車司機是不是個好選擇,陳師傅表示之前做汽車培訓行業,“網約車行業剛出現時司機確實不用太勤奮,輕輕松松就能月入過萬。因為之前平臺獎勵力度很大,吸引了不少有車的司機加入?,F在不一樣了,如果想要每天有400元流水,沒有工作14個小時根本達不到,除非運氣好接到大單?!?

    除了接單難,空車率更高也是問題之一。這一問題即便在一線城市廣州也同樣突出。

    第一財經梳理近兩年廣州市交通運輸局發布的每月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市場運行管理監測信息后發現,為獲得接近的日均營收數據,目前廣州市的網約車每天需要跑更多公里。例如在2023年3月,廣州市網約車日均營收為354.77元,當月單車日均運營里程約119.51公里。2020年12月,單車日均營收約363.58元,略高于今年3月收入,但當時廣州市網約車單車日均運營里程約為93.62公里,遠低于如今的119.51公里。

    再例如,2020年11月,廣州網約車單車日均營收約為406.19元,當時單車日均運營里程約101.48公里。而在2023年2月廣州市網約車單車日均營收約為406.07元,與2020年11月相差無幾。但2023年2月的全市單車日均運營里程約為129.44公里,相較于2020年11月的數據增加了27.6%。這一數據從側面印證了,如果想要獲得同樣的收入,目前司機的跑單時間更長。

    從每日流水看,今年廣州市網約車司機的日均營收與過去幾年相差不大。例如,2021年1月、2022年1月和2023年1月的廣州市網約車單車日均營收分別為314.95元、395.28元和438.8元。2020年10月、2021年10月和2022年10月廣州市網約車單車日均營收分別為345.14元、354.89元和380.31元。

    從上述數據看,近年來廣州市網約車日均營收在300元到450元之間,與疫情、淡旺季有著較大關聯,但整體并未下滑。

    供需失衡:2年多了200萬駕駛員證

    從數據看,司機接單壓力大、收入下滑的原因在于,一方面網約車市場還處于恢復期,今年訂單量并未完全恢復至2021年的水平。另一方面,運力確實在不斷增加。

    第一財經統計發現,從數據看,行業整體訂單量正在恢復。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系統數據顯示,今年5月平臺共收到訂單信息7.35億單,相較于2022年5月的5.27億單增長了39.5%。但是目前單量并未恢復完全,2023年5月的單量相較于2021年5月的8.01億單下滑8.2%。

    雖然單量目前尚未完全恢復,但是運力卻在不斷增加。

    截至2023年5月31日,各地共發放網約車駕駛員證558.4萬本。截至2021年5月,各地共發放網約車駕駛員證344.1萬本,兩年來增長了62.3%。不過,考慮到也有不少司機選擇轉行,該數字并不代表現有運力較兩年前增長了62.3%。

    而從單個平臺看,平臺上的活躍司機增長速度遠快于活躍用戶。根據滴滴發布的年報,截至2023年3月31日,滴滴在國內出行市場的活躍用戶達到4.11億,活躍司機達到1900萬。而根據滴滴此前發布的招股書,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國內有3.77億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度活躍司機。對比看,兩年內滴滴的活躍用戶增長了9%,而活躍司機增加了42.6%,增幅遠大于活躍用戶。

    從租車端看,司機也有類似的感知。張師傅表示,即使聽說行情不佳,目前入行的司機仍然很多?!拔业碾妱榆囀窍騻€人轉租的,聽說現在很難租到車?!?

    對此,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主任紀雪洪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交通運輸部監管平臺公布的數據看,網約車駕駛員的人數在不斷增加。網約車作為偏靈活的就業選擇,具有較大的流動性。如果其他行業收入下降或者有一些人員溢出,會有不少人選擇網約車行業。

    對于這種情況,監管層也作出了反應,推出舉措進行調控。5月4日,三亞市交通運輸局發布通告表示,近年來三亞市網約車平臺及網約車數量快速增長,運力趨于飽和。為進一步維護網約車行業市場秩序,保障乘客和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經研究,決定暫停受理網約車經營許可及運輸證核發業務。自5月5日零時起,暫停受理網約車經營許可及運輸證核發業務。

    除了三亞按下暫停鍵,今年以來珠海、濟南、遂寧等城市先后發布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行業風險預警的通告,提醒大眾該市網約車數量已經飽和,行業景氣情況逼近警戒紅線。

    從行業發展看,紀雪洪表示網約車此前是一個快速發展的行業,在行業快速增長時司機收入比較高。經過多年發展,行業由快速增長期轉為進入穩定期,甚至在有些地方已經進入飽和期。一旦進入飽和期,司機收入和行業吸引力都會下降。今年以來行業處于快回升階段,訂單量已經接近于過去正常的水平。不過行業要有明顯的變化也比較難,因為現在大環境的壓力比較大。

    亚洲精品国产拍在线观看

    <sub id="9nx7v"><listing id="9nx7v"><meter id="9nx7v"></meter></listing></sub>

    <form id="9nx7v"><sub id="9nx7v"><listing id="9nx7v"></listing></sub></form>

    <rp id="9nx7v"><sub id="9nx7v"></sub></rp>

    <dfn id="9nx7v"></dfn>

      <rp id="9nx7v"><th id="9nx7v"></th></rp>
      <dfn id="9nx7v"></dfn><font id="9nx7v"><thead id="9nx7v"><mark id="9nx7v"></mark></thead></font>